心情隨筆 – 七星潭的偶遇

這是個已經有點久的故事,也已經沈澱在記憶裡很久很久。最近在翻以前的資料時,突然被我翻到,決定把文章和相片放在一起,然後再跟大家分享一次。另外,這也是我第一次沒有經過當事人同意,就將他們的照片放到網路上來,希望如果能讓當事人看到,可以跟我聯絡一下。我還滿想知道,多年前那個講話犀利的小女孩,現在過的如何。

不過看到這個照片後,確有一個小小的感觸。在那個沒有智慧型手機、Facebook、LINE的2002年,遇到一個素未謀面的朋友,似乎很容易失去聯絡。如果是現在,大概就是留下Facebook或是Line,我可以把這張照片傳給她,然後或許我現在想知道她的近況就沒這麼困難。但話又說回來,現在雖然有很多社交工具,但其實真正能走到心裡、走進生命的朋友,卻又是少之又少。

其實,社交工具最有用的大概就是在素未謀面的朋友保持聯絡吧!畢竟,你對一個初次見面的朋友,就要留下手機號碼,似乎侵略性太強了一點,留個LINE好像是個比較合理的選擇。但有時候又想想,對於那種真正交心的朋友,時常見面與否不會造成太大的問題。而這些工具,似乎也就不是那麼的重要了。

狐狸胖蛙

=================以下的部分為2002年當天所寫,基於保留原味,一字未改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七星潭的偶遇。兩個讓我很懷念的小朋友。
七星潭的偶遇。兩個讓我很懷念的小朋友。

晚餐過後,照例去神桌前面燒香。卻意外的發現,今天花蓮的天空很美,當下馬上決定要出去海邊走走。說時遲、那時快,阿土馬上衝進去房間,把我的小老婆叫醒,帶齊所有裝備,一溜煙的就往七星潭衝。

一路上,阿土很開心的看著天空,然後盡全力的向七星潭衝去。希望自己不會錯過這樣的美景。

到了七星潭,嗯…..好吧!我必須承認現在的花蓮縣政府比較有用大腦了,有一些東西做的還不錯!放下腳架、把相機擺上,開始到處走走,看有沒有比較喜歡的View。

走了幾圈,拍了大概十來張。天色已經漸漸地暗下去了,阿土想想也差不多應該走了。開始將腳架和相機收好,很輕鬆的在七星潭海邊慢慢的晃回家……

就在回去牽車的路上,阿土看到一個涼亭,上面有一些望遠鏡〔給遊客用的那種亭子阿!大家應該都知道吧!〕。突然想到如果從亭子內向外面取景的話,應該會有不同的效果!

阿土最近一直在看別人的相片,然後反省自己為什麼拍的不好。阿土自己覺得我在拍照的時候,如果想要拍一個主題,我會將其他所有其餘的東西都剔除掉,只拍我要拍的東西。

這樣其實滿糟糕的,因為這樣會讓照片看起來很平面化,沒有立體的感覺。所以,阿土看到那個涼亭,就決定要進去裡面取景,看看這樣拍出來的效果會不會好一點。

所以,在涼亭內阿土又將所有的裝備給拿出來,左看右看…..啪啪啪,一下又拍了五六張。嗯….「這樣應該就可以了!」阿土很滿意今天出來的收穫。

就在阿土將照片拍完之後,突然聽到左後方傳來小女孩的聲音:

「哥哥,你在做什麼阿?!」

突然冷不防的被這樣一問,我就呆了一下,然後說,「我在學攝影阿!」眼前的那個小女生,不高、剪著學生頭、兩個大大的眼睛,笑咪咪的看著我。

「喔!攝影喔!捕捉瞬間的感動阿!」從一個小女孩口中說出這樣的話,說實在的我當時還真是滿震撼的!

不過她真的是很健談。她很大方的在我後面的桌子上坐了下來,然後和我聊起天來了。我也覺得她很好玩,就坐著和她聊了起來……

後來發現,她真是一個早熟的女孩。她是國一生,卻對未來已經有詳細的規劃,她一邊說著她對未來的規劃,一臉還洋溢著天真的笑容……「我告訴你喔!我以後要考花女然後考師大美術系。我功課很好喔,一定可以考的上的。然後以後當老師,兼差作設計。」

一個小女孩,竟然和我聊起現在的教育制度,說他很討厭現在的教育制度,每天早上還要上課、補習。但是為了以後要讀大學,又不得不這麼做。然後還會跟我說,以後如果沒有辦法有兩個專長,一定沒有辦法在社會上生存。這不就是阿土的「決戰第二專長」理論嗎?一個國一的小女孩會有這樣的想法,真是讓人驚訝!

「我不太常和大人聊天耶!因為他們都沒有理想!」

「嗯!被現實磨掉的吧!」我一副很老成的樣子回答她。

被他這樣一說….我還真有點不好意思!對於那些我曾經有的理想…..我是否也被現實給磨掉了。看著對未來有無限憧憬的她,不禁想想自己頭上的方帽子,是不是也被磨圓了?你們呢?你們頭上還有那頂方帽子嗎?

…………………

「我其實跟陌生人都不太趕聊天的!我們很熟嗎?」突然又被她冷不防的一問。

「十分鐘前算是陌生人。」我還自以為這樣的說法很高明。

「可是我們現在還是算陌生人阿!」這….果然是小孩子,真不懂人情事故。你這樣說,要我怎麼接話。

「至少我現在知道你讀花崗國中一年級。」嗯….我又回了一句自以為高明的說法。

「那你還是什麼都不知道阿!」她又回了一句讓我不會接的話。我只好用我的一千零一招回過去。那就是……呵呵呵呵…冷笑三聲。〔這是阿土不知道說什麼的時候,最常用的方法了。〕

阿土看她一臉天真,當下決定要徵求她的同意幫她拍一張照片。

「好阿!不過這麼暗拍的出來嗎?」她倒是答應的爽快!

「我會用閃光燈!應該可以吧!」邊說我已經按下快門….啪一聲。

「哇!好亮,眼睛都看不到了…..」看來他被Nikon的強力閃燈嚇到了。阿土連忙道歉!說自己還是新手…….她也回了一個體諒的笑容….

她這個女孩子真的很好玩,天南地北的跟我聊,要不是我出門太趕,穿短褲。現在被蚊子咬到受不了,可能我會接受他的邀請,留下來一起和她們烤肉,應該很有趣…….

「這樣就要走囉!」

「對阿!天已經這麼暗了,什麼都拍不到,差不多該回家了。」

「你把我當小妹妹就好。」她又冷不防的丟一句話給我。

「呵呵…當然是當你是小妹妹阿!不然勒!」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小妹妹!

「不過不是把妹妹哪種喔!」她又笑笑的說。

「呵呵呵呵……」阿土真的不會接話了,遇到這種語不驚人死不休的人,阿土最是沒有辦法。只好笑笑的跟她揮揮手,然後帶著我的裝備、騎上我的小125,閃人……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所以阿土喜歡攝影。

攝影好玩不只是攝影本身好玩!應該說攝影帶來的附加記憶更有趣。因為攝影不但可以帶給我更多更美的回憶!也讓我認識更多人、去更多奇怪的地方。

順便一提的是,今天最讓我覺得遺憾的是,那張幫她拍的相片可能是失敗的。為什麼呢?因為阿土拍風景的時候,大多用全手動拍。雖然我在幫她拍之前,有記得要調回「光圈先決」,可是忘了把對焦系統調回自動對焦。

唉…..百密一疏!希望沒有失敗的太嚴重就好!

不過,今天這個際遇真有趣……..雖然我沒有這個女孩的任何資料,不過在我的回憶中,一定會有這樣一個成熟的小女孩,在花蓮的七星潭海邊,奇遇。

就像她在我離去前說的,「有緣會在相見的!」

希望還有這樣的緣分,認識不同的人、去不同的地方。

2002/07/13

=================以上的部分為2002年當天所寫,基於保留原味,一字未改======================

Related posts

Leave a Comment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